破碎的梦小妖

人鱼para

总而言之先感谢 @绫 大大!!

溺水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虽然睁开的双眼被腥咸的海水刺激得生疼,氧气一点点
的减少带来的是胸口处尖锐的疼痛,但这一切都比不上
模糊的视线内所看到的景致。

那是用任何的画笔都无法描绘出的,只属于大海特有的,深邃的蓝。

意识渐渐陷入黑暗,一番星慢慢阖上眼,有些迷迷糊糊地想着,大海……真的是很漂亮啊。他黯淡下来的瞳孔最后映入的是一道冰蓝色的剪影。
有人伸出手来,在这片美丽却冰冷的蓝中,给予了珍贵的温暖。

“所以说啊!救了我的一定是人鱼没错!!”棕发的少年拍案而起,棕色的发尾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摇摆,同样是棕色的眼眸里闪着坚定的光。“而且一定是宇宙第一漂亮的人鱼小姐!我绝对会找到她的啊!!!”

“是是,零,这句话你这个月已经说过好多遍了。”蕾拉无力地垂着头,在看到弟弟利古特闪闪发光的双眼后更是苦恼地叹了口气。这两个笨蛋!人鱼什么的怎么可能存在啊!

“蕾拉,你这是不相信我的意思吗?!”一番星之零挑着眉,握紧了拳。“等着吧,我一定会找到她的!”说完,不顾教室里众人诧异的目光,一番星迅速地冲出了教室。而虽然年纪小,但凭借高于常人的智力而与姐姐就读于同一年级的利古特见状,迅速地理着书包,大喊着“零,等等!”也同样冲了出去。

在零一次偶然之中救下了被高年级的不良们欺负的姐弟俩时,因为当时的英勇表现,顺势就成为了利古特憧憬的对象。对于这件事,蕾拉虽无反对的意见,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让人郁闷得想捂脸。

下面的课要怎么办啊啊啊!!!无视教室里再度开始的窃窃私语,蕾拉生气地鼓着脸。哼,她不管了!

位于教室的角落,有着冰蓝色发丝的人在目睹了这一切一贯地后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却紧紧地抓住了书本。
mdzz……谁他妈是女的了啊!!!

流星之切贺,除了他那张俊美的近乎可以用漂亮来形容却意外没有引起任何注意的脸,表面来看是一位普通的在读学生,而他的真实身份,则是只存在于童话中的生物――美人鱼。

当然,性别为男。

本是因为毕竟是一条生命,而且又是自己同班的同学,再加上一番星是为了救他人才会陷入溺水的状况,切贺才不顾暴露自己的身份救了对方。在观察了几天对方没有认出是他后着实让切贺松了一口气,毕竟在这个年代,一旦暴露身份,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虽然事态却如他所期望的在发展,但是……对于一番星三番两次,擅自将自己臆想为女性的说法,切贺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却是相当得不爽。

谁说人鱼就一定是女性啊那个笨蛋!!!

虽然很想这么大声喝斥他,但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也好,那家伙绝对别想找到他。就这么白费力气在水边搜索吧,白痴。

这么想的切贺,唇角隐隐有上扬的趋势。

他立刻就后悔了。

原本以为是不会出问题的,结果却因为汲取的水分不够的关系导致他在回去的路上就再也无法维持人类的双腿而变回了原身。在耗尽最后一点力气爬到草丛中后,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哈……切贺喘着气,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目光也迷离了起来。

现在正是夏季,无论是那毒辣的阳光还是干燥的空气,都严重消磨着切贺的体力。这样下去会变成生鱼干吧――就在他这么想时,那个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了起来。

“啊咧,这是什么……人、人、人鱼!!”棕发少年的惊呼声无论何时听起来都这么聒噪。“喂,你还好吗?人鱼小……啊不,人鱼先生?!”

真的是吵死人了啊……切贺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就这么晕了过去。

嘛,至少不用担心变成生鱼干了。

十几分钟后,切贺坐在装满了水的浴缸里,再次后悔了。

还不如变成生鱼干呢……

面对着眼前七双闪着不同光,却不约而同露出感兴趣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眼睛,切贺维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淡定地自我介绍道:“我是流星之切贺,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

“流星之切贺??”一番星之零一愣,莫名地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随即反应过来后大叫一声指着切贺:“你,你不就是不久前的转校生吗?!”不知为何,以前总是模模糊糊的转校生的脸在这一刻与眼前这张脸完美重合在一起,即使在迟钝也反应过来的一番星双眼放光,“好厉害!这是人鱼的魔法吗?”

“差不多吧……”切贺回道。

正确来说,那是一种幻术,利用光线的折射原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切贺自认为没有必要详细告知眼前的人类。

一只褐色皮肤的手伸过来将一番星的脸推开,有着相同的脸头发却是耀眼的金色,穿着一身明显随着时尚潮流的耀眼服饰的人凑过来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切贺后露出迷人的微笑。

“真的是人鱼啊~嗨~boy,我是闪电哟~*”

“喂喂!闪光!所以说那种商业性的笑脸看着就让人不爽啊,这里可不是你的stage!”红发红眸的一番星也凑了过来,露出和零如出一辙的爽朗笑容。“我是灼热,是这个家的大哥!撒,为了欢迎人鱼先生,祭典祭典啦哦啦哦啦哦啦!!”

吵死人了啊……切贺默默地往水里缩了缩,然后被突然抚上鱼尾的手吓了一跳,尾巴下意识就甩了过去。

“好险,不过这种程度本大爷biubiu地就能躲过去了~”绿色的脑袋探了过来,向切贺比出一个v字。“本大爷是疾风,是老三!”

切贺甩了甩银色的鱼尾,有些可惜地看了疾风一眼,然后背过身去。被摸到鱼尾什么的,最讨厌了。

“看起来这位人鱼先生很讨厌被摸到尾巴呢。”切贺抬起头,有着紫发紫眸的一番星向他弯腰施礼。“我是紫电。”紫电推了推眼镜,自我介绍道。“如您所见,我那不成器的弟弟与兄长对您失礼了,还请您见谅。”

“唉唉,讨厌被碰到尾巴~”疾风眼里放光地再度靠了过来,切贺警惕得看了他一眼,在心中打定主意对方要是在摸他尾巴绝对甩他一脸水。然而――
“疾风,如此失礼的举动再犯可是不明智的选择。”

疾风身体一僵,在感受到肩上加重的力道后心中大喊不妙。回头的瞬间果不其然看到紫电依旧笑眯眯的脸,背景毫无意外地一片漆黑。“想看看地狱的景色吗?”那双眼睛仿佛在这么说着。

窝在浴缸里的切贺莫名背脊一凉,对于一番星家几个兄弟相异的性格只觉得麻烦。暴露身份的事先不说,现在更麻烦的是另一件事。

“非常感谢你们救了我。”切贺甩了甩尾巴,看着面前的七个人只觉得是心累。“按照海皇所订下的规则,我必须要报答你们。”其实他一点也不想,但规则就是规则。“如果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请提出来吧。”
“你在说什么见外的话啊!”一番星之零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既然都这样了那我们就是好兄弟,兄弟有困难了,帮一把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切贺看着他,脸上第一次流露出明显的笑意。和人类做朋友,或许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对了,切贺你既然是人鱼的话,你还认识其他的人鱼吗?我啊被一个宇宙第一漂亮的人鱼小姐救了你认识她吗……”

不。切贺面无表情地收紧了水下的拳头默默想到。还是不要和笨蛋做朋友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