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梦小妖

生日礼物

瞎写系列,有没有后续不知道,有原创人物,ooc有

不怎么病娇的弟弟以及有点黑的哥哥出没注意

1

记忆中的弟弟总是躲在自己的身后,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睛总是注视着他,好像全世界就只有他一人。

作为哥哥,百里守约理所当然地爱着自己的弟弟。玄策的过度依赖虽然有时候会给他带来麻烦,但被人需要的感觉却是相当不错。

从父母死去后,玄策是由他一手照顾的。玄策只会对他笑,哭着向他寻求安慰,只会在他面前撒娇一样的蹭过来,在大多数人面前玄策都会藏在他身后,用怯生生的眼神打量周遭的一切。百里守约试着改变这种现状,可每一次都败在玄策的眼泪下。

那便这样好了,无论如何,这一生一世,他都会好孩照顾玄策的。

可是他把玄策弄丢了。

有一段时间百里守约简直是疯狂。他的枪不断地在战场上响起,一声就是一条生命的消逝。他彻底化为了冷酷的狙击手,将玄策失踪的悲愤全部倾泻在手中的枪上。然后他遇到了木兰姐,苏烈大叔还有阿铠,再然后他终于找回了玄策。

归来的玄策依旧很依赖他,会歪着脑袋露出小虎牙甜甜地喊他哥哥,可还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他不再是百里守约记忆里那个敏感内向到几乎懦弱的孩子,他是战场上威风凛凛,嬉笑怒骂之间就收割上百条生命的大名鼎鼎的飞镰将军,他是长安城潜伏的那个幽灵宠爱的弟子,是长城守卫军不可缺失的重要一员。

百里守约理应为他感到高兴,可却又觉得怅然若失。他开始隐隐约约意识到,他早已不是玄策的整个世界。

第一次有这个想法之后,百里守约放下了手中的狙击枪,仔细端详着挂在脖子上的小木偶。那是幼时他为玄策所雕刻的,回想起当时眼睛闪闪发光的玄策,百里守约有些烦躁的心情才有所好转。

“哥哥!哥哥!”

任务归来的玄策在长城之下蹦蹦跳跳地向他挥着手,百里守约神色柔和下来,举起手想回应时,却见玄策不再看他,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身侧身着长城卫兵服的男人,兴致勃勃地在和他说着什么。

苏烈大叔似是曾经说过玄策几日前出任务时与队中一人成了好朋友,彼时百里守约忙着叮嘱玄策多吃蔬菜并未太过在意,现在来看,此刻玄策身旁的那个男人就是玄策结交的朋友了。

心底不知为何有些郁闷,百里守约抿紧了唇,狙击手良好的视力让他清楚地看到了玄策的表情是多么的开心,在认识到这一点后那不知所谓的心情就愈发严重了。

导火索是那个男人突然说了什么,玄策在犹豫半晌后不情缘地点点头,然后百里守约看到那个男人将手按在玄策脑袋上,毫不客气地揉了揉玄策的兽耳。虽然很快被玄策拍掉了,但这刺眼的一幕却一直扎根在百里守约的脑海。

玄策再次归来之后就不喜欢别人摸他的脑袋。以往是小玄策缠着他让他摸,现在即使身为哥哥的他想要摸摸玄策的脑袋,更进一步碰到他的耳朵,玄策也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他尚且如此,更别说别人了。

百里守约一瞬间觉得自己被背叛了,但又觉得背叛这个词用的太过。玄策又在叫他了,百里守约却不知该以何种表情来面对他,只好背过身当做没有注意到。

2

长城下,玄策剁了剁脚,狠狠地瞪着身边的男人:“都是你废话那么多,哥哥都不理我了!”名为唐顺的男人挠了挠头一脸无奈:“我说小将军,是你自己同意的,这可赖不得我。”

“哼,这种事情我自然知晓。罢了,这次的事,还是要多谢你。”

“哈哈小将军客气了,再说报酬你刚刚也支付了。”

玄策撇了撇嘴,突地笑到:“近日里为那事耽误了你不少锻炼时间,长城周遭不知何时会发生战乱,一时松懈可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若日后你出了什么事,这可是本将军的责任。”

唐顺僵着脸,之见年轻的小将军用手指了指训练场的方向,一脸不怀好意。“本将军就特地来亲自指导你一番。”

唐顺露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这小将军果真不好惹,说是指导其实就是想揍他泄愤吧,偏偏还说的冠冕堂皇让他骑虎难下,只好应道:“那就……劳、劳烦将军了。”

回应他的是百里玄策灿烂的笑脸。

这个名叫唐顺的男人,外表普通实力也勉强,唯一的亮点是手上功夫却不错,据说从军前曾是一名口碑不错的工匠。

百里玄策与他相熟,也是基于此。

好不容易找到了哥哥,他自然是满心欢喜只想着兄弟俩最好能永不分离。虽然曾经被抛弃了,但那也是情有可原,百里玄策对自己的兄长是一如既往地喜爱与依赖。眼见敬爱的兄长生辰即将到来,百里玄策绞尽脑汁也不知该用何做贺礼会比较讨兄长欢心,即使有意无意地打探兄长的心仪之物,却也毫无进展。焦头烂额了几日之后,百里玄策灵机一动,想到兄弟倆幼时曾为彼此雕过木偶,现在哥哥雕的‘百里玄策’还好好挂在身上,而他的‘百里守约’却不知所踪,倒不如趁此机会重新做一个,既能当做礼物也能了却自己的遗憾,岂不是一箭双雕。

主意虽好,奈何执行起来却困难重重。木工这活一要耐心,二要手巧。百里玄策作为前·刺客,自然不缺耐心这玩意,却是败在了第二条上。从萌生这想法以来,玄策已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多少个木雕,成果却全都长相奇特若说那是百里守约百里玄策是第一个不认的。

眼见兄长生辰一日比一日接近,自己却依旧毫无进展,百里玄策愁的都快掉毛了。幸好在一日被苏烈大叔撞见他做的事后,厚道的老实人直接向他介绍了他家乡的木匠,也就是唐顺,事情才渐渐有了转机。

唐顺这小子,看着老实却是个不安分的主,玄策第一次见他看他一脸木讷总觉得各种变扭,结果刚把自己的要求和他说了,唐顺笑得和气开口却是毫不客气。

“不知小将军从哪里听来的,但我从军后就再也没做过手工活,怕是不能满足小将军的要求。”

玄策也不是好混弄的,他撇了撇嘴,指着唐顺身上小巧的挂件道:“我看这兔子雕的就不错,这种程度就够了。”

“实不相瞒将军,”唐顺有些伤感道:“这是我的恋人亲手做的送给我做定情信物,并不是我的造物。”

“恋人?”

唐顺悲伤地点点头,脸皱成一团。“她得了重病,已经……”

百里玄策实在不想听他胡扯,甩了甩手里的飞镰不耐烦道:“我早就听苏烈大叔说了你的事,别扯那莫须有的事来糊弄我。我也不是让你白干,事成之后我就答应你一件事,只要不太过分的我必然帮你做到。”

唐顺盯着他看了半响,直把玄策看得不自在。却听他叹息道:“将军这性子,这种话以后莫要随意说出口才是,我帮便是了。”

玄策白他一眼。“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但你既然是苏烈大叔推荐的人,必然是不会有问题的。”

“那可真是盛了苏烈将军的情了。”

“喂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讽刺我。”

“哪里哪里,属下怎么敢做出这种事。”

“你这小子,看着老实,但也就是看着罢了。”

“谢将军夸奖。”

“我可没在夸你,不过这样也好,本来看你一脸蠢的样子还担心会很闷呢,倒也有趣。”

“属下也是这么想的。”

“喂你这家伙!”

如此这般这般,从一见面就火花四射唇枪舌剑,一来二去,两人倒也熟识起来。离百里守约的生日越来越接近,虽然在制作过程中被唐顺明嘲暗讽刺了好多句,玄策终于做出了一个像样的礼物。

既然事情已经办完,自然也就到了该履行当初承诺的时候。

在唐顺看来,名为百里玄策的小将军虽然在战场上威名赫赫,实际接触下来倒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这几日与他相处倒也愉快,自然也不想刁难他。

本是想说就这么算了的,但看见玄策因为紧张而抖来抖去的耳朵,自然就产生一个冲动。“我能否摸摸小将军的耳朵?”

“哈?”百里玄策皱起眉毛,纠结了一会后别别扭扭地道:“既然答应你了,自然不会说话不算话。不过,只准摸一下。”

实际摸上去之后,果然如唐顺所想的那样柔软,百里玄策则是僵着脸,不停向他放出‘够了吧把爪子拿走’的信号。

唐顺一瞬间觉得自己被什么击沉了。然后就听到了百里玄策的抱怨。直至被拉去训练场操练地体无完肤,唐顺只想把几分钟前觉得这桀骜的小将军可爱的自己摇醒。



(茨酒)梦醒时分

梦醒时分
残疾车,私设众多,没头没脑……
酒吞童子起先并没有把食梦貘所说的话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他要做的,便是深入到茨木童子的梦中找到他然后将他带出来。而作为他酒吞童子的部下,居然被区区梦境给困住。鬼王这次亲自出马,未尝不是缘于此。
茨木童子的梦境很奇妙。
一切都是模糊的,就像是各种色块的简单拼合。酒吞只是匆匆瞥了一眼,便将目光定格在他此行的目标上。
茨木童子低着头坐在地上,看起来颓废得一点都不像他认识的茨木童子。酒吞突然就理解了茨木在看到为红叶而颓废的自己时的心情。
他蓦地恼怒起来:“喂,茨木童子,你还要在这鬼地方呆多久?!”
听到他的声音后,茨木童子缓缓抬起头来,金黑的瞳像是久逢甘霖的旱田立刻精神了起来。
“挚友!”茨木跳了起来向酒吞扑了过去。酒吞皱着眉本来是打算闪开的,但看他喜悦得像是找到了什么宝物似的样子,终究是站在原地,被茨木紧紧地抱住了。
酒吞并不喜欢这样。在茨木还是个没长起来的小妖时,他倒是无所谓。可当茨木成长得比他还高时,他就甚少与茨木接近了。
大江山的鬼王是绝对不会承认对自己的身高其实很在意这件事的。
酒吞终是忍不住推了推茨木童子,那小子现在已经开始得寸进尺地在他脖子间蹭来蹭去,偶尔察觉到湿漉漉的触感更是让鬼王黑了一张脸。
这一推就出了问题。酒吞发现自己竟然推不动他。他立刻就发现了原因,不是茨木变强了,而是他变弱了。
“梦境是伴随主人的愿望而诞生的。只要是梦境主人所希望的,都会变为现实。”
酒吞想起食梦貘曾对他说过的话,罪魁祸首是谁可谓是一目了然。
“茨木!”酒吞恶狠狠地拽住了茨木头上的角,脸上满是怒气。“平日里说的好听,你小子居然是怎么想本大爷的吗?!”
茨木脸上是惶恐和疑惑。“挚友为何要生气?吾对挚友做了什么吗?”他不由将酒吞童子抱得更紧了些。
“啧,给我放手!”
使的力完全没有任何作用,酒吞羞恼地吼道,脑中盘算着出去后要如何教训茨木童子一顿。
“……”
茨木沉默了一瞬,突然发力将酒吞童子压在了身下,在看到酒吞童子涨红着脸骂着他如何不知好歹却没有推开他的时候,呼呼地笑了出来。
“挚友现在是无法挣脱我吗?”
酒吞看着他脸上浮现的笑容,忽然产生了不详的预感。
“茨木你!”
(下面走链接,第一次用微博= =)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106728756135225&vid=6088073332&extparam=&from=106B095010&wm=9856_0004&ip=183.207.216.194

自娱自乐的一个小段子,ooc预警
时间是在尚未得到三龙神之前

――紫电vs白切的场合

     起因是新发现的究级卡。
     为了决定究级卡的归宿理所当然地双方进行了决斗,零选择的是紫属性的究级卡,进入战斗场地之后看到的是选择了白属性的切贺。
      严格来说,这是紫电第一次对上白切。
      虽然依旧没啥表情,但在看到紫发的一番星彬彬有礼地向自己鞠躬并且优雅地喝着红茶的时候,切贺有一瞬间是怀疑自己gate open的方式不对。
      “在下名为紫电之zero,这是与阁下的初次见面,接下来的战斗还请阁下指教。”
      名为一番星之零的家伙,原来是人格分裂吗……想起不久前的绿色疾风,切贺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两个BS好手的战斗可谓是精彩连连,往往在一方似乎就快触到胜利女神的裙摆时战况便又迅速拉回再度胶着在一起。双方的究级卡早已召唤在身后,威风凛凛地站在战场上,只等着对面能露出破绽,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
      就在这时,一直表现的很绅士的紫电在抿了一口红茶之后突然开口问道:“其实在下一直很好奇……”他意有所指地看向切贺。
     “阁下头上的是猫耳吗?”
     下一瞬间,切贺发起了全军出击的号令。

      这场战斗最终在零的败北下告终,恢复成原样的一番星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着,说着下一次赢的人绝对是我,然后面带好奇的问道:“在变成白色形态时,头上的那个,果然是猫耳吗?”
     回应他的是流星号喷射所散发出的尾气。

人鱼para

总而言之先感谢 @绫 大大!!

溺水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虽然睁开的双眼被腥咸的海水刺激得生疼,氧气一点点
的减少带来的是胸口处尖锐的疼痛,但这一切都比不上
模糊的视线内所看到的景致。

那是用任何的画笔都无法描绘出的,只属于大海特有的,深邃的蓝。

意识渐渐陷入黑暗,一番星慢慢阖上眼,有些迷迷糊糊地想着,大海……真的是很漂亮啊。他黯淡下来的瞳孔最后映入的是一道冰蓝色的剪影。
有人伸出手来,在这片美丽却冰冷的蓝中,给予了珍贵的温暖。

“所以说啊!救了我的一定是人鱼没错!!”棕发的少年拍案而起,棕色的发尾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摇摆,同样是棕色的眼眸里闪着坚定的光。“而且一定是宇宙第一漂亮的人鱼小姐!我绝对会找到她的啊!!!”

“是是,零,这句话你这个月已经说过好多遍了。”蕾拉无力地垂着头,在看到弟弟利古特闪闪发光的双眼后更是苦恼地叹了口气。这两个笨蛋!人鱼什么的怎么可能存在啊!

“蕾拉,你这是不相信我的意思吗?!”一番星之零挑着眉,握紧了拳。“等着吧,我一定会找到她的!”说完,不顾教室里众人诧异的目光,一番星迅速地冲出了教室。而虽然年纪小,但凭借高于常人的智力而与姐姐就读于同一年级的利古特见状,迅速地理着书包,大喊着“零,等等!”也同样冲了出去。

在零一次偶然之中救下了被高年级的不良们欺负的姐弟俩时,因为当时的英勇表现,顺势就成为了利古特憧憬的对象。对于这件事,蕾拉虽无反对的意见,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让人郁闷得想捂脸。

下面的课要怎么办啊啊啊!!!无视教室里再度开始的窃窃私语,蕾拉生气地鼓着脸。哼,她不管了!

位于教室的角落,有着冰蓝色发丝的人在目睹了这一切一贯地后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却紧紧地抓住了书本。
mdzz……谁他妈是女的了啊!!!

流星之切贺,除了他那张俊美的近乎可以用漂亮来形容却意外没有引起任何注意的脸,表面来看是一位普通的在读学生,而他的真实身份,则是只存在于童话中的生物――美人鱼。

当然,性别为男。

本是因为毕竟是一条生命,而且又是自己同班的同学,再加上一番星是为了救他人才会陷入溺水的状况,切贺才不顾暴露自己的身份救了对方。在观察了几天对方没有认出是他后着实让切贺松了一口气,毕竟在这个年代,一旦暴露身份,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虽然事态却如他所期望的在发展,但是……对于一番星三番两次,擅自将自己臆想为女性的说法,切贺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却是相当得不爽。

谁说人鱼就一定是女性啊那个笨蛋!!!

虽然很想这么大声喝斥他,但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也好,那家伙绝对别想找到他。就这么白费力气在水边搜索吧,白痴。

这么想的切贺,唇角隐隐有上扬的趋势。

他立刻就后悔了。

原本以为是不会出问题的,结果却因为汲取的水分不够的关系导致他在回去的路上就再也无法维持人类的双腿而变回了原身。在耗尽最后一点力气爬到草丛中后,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哈……切贺喘着气,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目光也迷离了起来。

现在正是夏季,无论是那毒辣的阳光还是干燥的空气,都严重消磨着切贺的体力。这样下去会变成生鱼干吧――就在他这么想时,那个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了起来。

“啊咧,这是什么……人、人、人鱼!!”棕发少年的惊呼声无论何时听起来都这么聒噪。“喂,你还好吗?人鱼小……啊不,人鱼先生?!”

真的是吵死人了啊……切贺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就这么晕了过去。

嘛,至少不用担心变成生鱼干了。

十几分钟后,切贺坐在装满了水的浴缸里,再次后悔了。

还不如变成生鱼干呢……

面对着眼前七双闪着不同光,却不约而同露出感兴趣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眼睛,切贺维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淡定地自我介绍道:“我是流星之切贺,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

“流星之切贺??”一番星之零一愣,莫名地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随即反应过来后大叫一声指着切贺:“你,你不就是不久前的转校生吗?!”不知为何,以前总是模模糊糊的转校生的脸在这一刻与眼前这张脸完美重合在一起,即使在迟钝也反应过来的一番星双眼放光,“好厉害!这是人鱼的魔法吗?”

“差不多吧……”切贺回道。

正确来说,那是一种幻术,利用光线的折射原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切贺自认为没有必要详细告知眼前的人类。

一只褐色皮肤的手伸过来将一番星的脸推开,有着相同的脸头发却是耀眼的金色,穿着一身明显随着时尚潮流的耀眼服饰的人凑过来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切贺后露出迷人的微笑。

“真的是人鱼啊~嗨~boy,我是闪电哟~*”

“喂喂!闪光!所以说那种商业性的笑脸看着就让人不爽啊,这里可不是你的stage!”红发红眸的一番星也凑了过来,露出和零如出一辙的爽朗笑容。“我是灼热,是这个家的大哥!撒,为了欢迎人鱼先生,祭典祭典啦哦啦哦啦哦啦!!”

吵死人了啊……切贺默默地往水里缩了缩,然后被突然抚上鱼尾的手吓了一跳,尾巴下意识就甩了过去。

“好险,不过这种程度本大爷biubiu地就能躲过去了~”绿色的脑袋探了过来,向切贺比出一个v字。“本大爷是疾风,是老三!”

切贺甩了甩银色的鱼尾,有些可惜地看了疾风一眼,然后背过身去。被摸到鱼尾什么的,最讨厌了。

“看起来这位人鱼先生很讨厌被摸到尾巴呢。”切贺抬起头,有着紫发紫眸的一番星向他弯腰施礼。“我是紫电。”紫电推了推眼镜,自我介绍道。“如您所见,我那不成器的弟弟与兄长对您失礼了,还请您见谅。”

“唉唉,讨厌被碰到尾巴~”疾风眼里放光地再度靠了过来,切贺警惕得看了他一眼,在心中打定主意对方要是在摸他尾巴绝对甩他一脸水。然而――
“疾风,如此失礼的举动再犯可是不明智的选择。”

疾风身体一僵,在感受到肩上加重的力道后心中大喊不妙。回头的瞬间果不其然看到紫电依旧笑眯眯的脸,背景毫无意外地一片漆黑。“想看看地狱的景色吗?”那双眼睛仿佛在这么说着。

窝在浴缸里的切贺莫名背脊一凉,对于一番星家几个兄弟相异的性格只觉得麻烦。暴露身份的事先不说,现在更麻烦的是另一件事。

“非常感谢你们救了我。”切贺甩了甩尾巴,看着面前的七个人只觉得是心累。“按照海皇所订下的规则,我必须要报答你们。”其实他一点也不想,但规则就是规则。“如果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请提出来吧。”
“你在说什么见外的话啊!”一番星之零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既然都这样了那我们就是好兄弟,兄弟有困难了,帮一把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切贺看着他,脸上第一次流露出明显的笑意。和人类做朋友,或许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对了,切贺你既然是人鱼的话,你还认识其他的人鱼吗?我啊被一个宇宙第一漂亮的人鱼小姐救了你认识她吗……”

不。切贺面无表情地收紧了水下的拳头默默想到。还是不要和笨蛋做朋友比较好。